“如果你把富士康称为是‘代工厂’,郭台铭先生听到肯定不会高兴”,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多次为这家新的股东和合作伙伴澄清。

1月23日,富士康宣布正式成为摩拜的战略投资者,并达成了独家战略合作。

王晓峰对腾讯科技表示,富士康是一个极为优质的合作伙伴。他非常看重富士康的研发和制造能力,以及其拥有的独特资源。

从创业开始,每当被问到盈利模式时,王晓峰就一次又一次向公众复述:“没有一家伟大的公司从一开始就是盈利的,我只想把一件事做好”。而在若干家投资机构和公司都成为摩拜的股东之后,他复盘背后的逻辑:投资机构和公司背后资源的魅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资金本身,覆盖了移动互联网、酒店、旅游等多个领域。这些机构投入巨额资金,都是为了能和他一起,把一件事情干好——“服务于一座城市”,让更多的人放弃汽车,习惯开车,让道路变得不再拥堵。

在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腾讯科技和王晓峰聊了聊关于政府关系、城市运营和出海等问题。

关于富士康投资

腾讯科技:为什么会接受富士康的这轮投资?其中的逻辑是什么?

王晓峰:其实很早之前我们就和富士康接触了。牵线人是李开复(微博),开复是我在谷歌(微博)时的老领导,创新工场也是我们的投资机构。从表面上看,摩拜单车和富士康很难发生联系,但如果了解摩拜的本质就会发现,我们做的不仅是智能自行车,而是一个“智能的两轮交通工具”。因此,和我们一起来进行研发、生产、制造的合作企业就不仅局限在自行车厂了,可以是我们自己的工厂、传统自行车产业链上的供应商或厂家,甚至是汽车的供应商和厂家,但实际情况是,摩拜单车的经典版的大部件在自行车厂里是生产不出来的,都是汽车厂在帮我们生产。

所以,和富士康的合作是因为我们要找的是那些有大规模制造能力的,能够进行智能制造的合作伙伴。我们和其他单车领域的跟风者不大一样,他们找的全是自行车的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这样就会比较局限。

腾讯科技:富士康通常是以组装电子产品比如iPhone为人知晓,它对你们的生产能提供哪些支持?

王晓峰:第一,富士康在大规模量产上的能力,这个全世界没人能比得上它。当你说需要生产一亿个iPhone的时候,富士康可以做到。这种大规模的量产还是需要强大的综合的生产制造能力的。

第二,他们在整个分布式制造上有极大优势,而我们原来是没有这种能力的。比如把北京的自行车运到昆明和海口的长途运输成本非常高,但对于富士康来说就不是问题。举个例子:他们在莆田和厦门的工厂可以帮我们组装、制造、运输单车到福州,而且成本是最低的,如何做到的?富士康在莆田有工厂,很容易就清出来一块空地,不需要再买新厂房。清空场地后,立刻就可以建立生产线,把机器人弄进来,接着就把原来的工人灵活地调动过来。当白班有工作时,就让生产线过来做夜班。所以,清场地、把武汉的生产线运到莆田、培训机器人和工人都花不了多少时间。而且如果不需要了,就把生产线撤走,也很容易。

所以分布式制造对于富士康来说,在中国甚至全世界都是强项。传统的自行车厂商很难做到,只有富士康能干这个事。

第三点,是富士康对于新材料、专利和新工艺的使用。现在摩拜单车已经和传统自行车不大一样了,它有庞大的供应链和专利,包括技术的储备,包括设计到研发。很多时候,富士康比我们想法多,比我们用的资源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看起来富士康一个代工的角色,但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反而不是它的战略投资,而是它在战略研发和制造上的能力。

腾讯科技:所以富士康在和你们的合作中,会有价格上的特别优惠吗?

王晓峰:按量作价,这是全世界通用的,就是量越大越优惠。显然,富士康是全世界最有能力去控制成本的,这毫无疑问。

腾讯科技:有没有具体的投资数据可以披露?

王晓峰:我们暂时不说数据,因为一旦披露数据,别人就老问真假。希望某一天能让事实来证明。

谈疯狂融资:资源比钱更重要

问:说回到融资,是不是跟这一年的大量资金消耗和出现了很多竞争对手有关,连续多轮融这么多钱?

王晓峰:其实不是。第一,我们融的钱其实并不多。先看这些投资方,无论从华平到TPG到富士康或腾讯,甚至红杉、华住,这些机构现在拿出五千万、八千万并没有问题,如果他们全力以赴地投资,可能投几十亿美金问题都不大,但为什么我们只是让每个人投了比较少的钱?看我们需要的是他们的资源,这些资源对我们来讲比钱重要很多。当我们和他们发生了钱的联系之后,关系就很亲密,合作起来会很容易。

第二,从资源上来说,携程在欧洲收购了天巡,雅高和宜必思在欧洲拥有很多酒店资源,华住在中国拥有汉庭资源,这些值多少钱?汉庭、季琦可以很容易地投资几千万美金,但是我们是要几千万美金,还是汉庭和它的会员、雅高和它的宜必思?我们肯定喜欢后者。另外,顺便有一些资金的注入,让两者的关系更紧密一点。所以,谈回到融资,我们更多的是过来看这些战略资源怎样能够帮助我们发展,如果没有这些资源,速度会很慢,而且做不大。

腾讯科技:为什么融资速度这么快?

王晓峰:我们在做的事其实会产生很大的社会影响力,靠一个团体的力量还是比较势单力薄的,所以如果有更多的人加入,就可以一起把这件事做起来,或者是更快、更大规模地做起来。所以我们选投资机构的时候,除了钱之外都是有一些资源的机构进来帮助我们一起做。

谈新的流量入口

腾讯科技:2016年,共享单车肯定是唯一最火的创业项目,很多人称单车将是一个新的流量入口,你怎么看这个说法?

王晓峰:我们想的没那么多。我们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让更多的人从习惯开车变成骑车,流量入口这些都是结果的事。

在我们国家,道路资源是固定的,比如长安街的道路资源,假设它的长是五千米,宽是三十米,相乘就是15万平方米。往上放一辆车就占10平方米,放两辆车又占10平方米,所以堵车的就是因为在上面放了太多辆占地10个平方米的车。因为道路资源是有限的,我们无法无限扩展长安街的长度和宽度。

摩拜想做什么?我们在想怎么才能让这个路变得不堵。我相信一定有人开车上班是去两三公里远的地方,所以如果我能让这些骑自行车,就能省下9个平方,我劝说的人越多,他们就能去骑自行车,如果能劝说10万个北京人不开车,90万平方米的道路就省下来了,这个道路就变得越通畅。这个逻辑对我们来讲其实特别简单,它可能会起到的功效和政府的限号是一样的。

腾讯科技:摩拜投入更多的单车,和让更多都人习惯骑自行车之间,其中有必然的逻辑吗?大部分人其实是没有这样的理念的,你怎么能让用户养车骑车的习惯呢?

王晓峰: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之前我们花了非常多的时间过来做调研。首先让自行车在某种场景下替代汽车可以节省资源的逻辑是正确的。接下来变成我如何劝说所有人来骑车,这里面的逻辑就是,用户到底有哪些未被满足的需求?所以我就要满足用户,所以他们才会骑。

大致就这么几个:第一个就是方便。如果方便了,比如说不用担心车会丢,你想用的时候就有,找的时候能找到,想还的时候就能还,如果把方便这个需求满足了,它就能很大程度上劝说一部分人在某种场景下骑车,大家觉得方便了,就会用。我觉得这是第一个特性。

第二个特性是价格不能太贵。一块钱、五毛钱这个价格是我们定的,这个价格低到只有公交车起步价的一半或者是地铁起步价的三分之一和四分之一,才会持续有人来骑。所以我收一块钱,大家几乎没有人会抱怨我们价格贵。

第三个要素是有面子。为什么很多先行者或者是比较热衷新鲜事物的年轻人他们在大学毕业之后就不骑车了?因为很多人觉得骑个好自行车也不觉得有多好,如果骑个破自行车,叮当乱响的也挺没面子。如果有单车极其方便,价格便宜,车的外形不会让人没面子,这样80、90后就会很快地回来。

所以当我们把握了这三个趋势以后,从4月22号开始正式推出到现在,9个多月的时间,两百五六十天,已经有变得很多人开始使用摩拜单车,因为我们把握住了这三个趋势。

腾讯科技:摩拜单车的科技点,除了智能锁和GPS,还体现在哪些地方?

王晓峰:这点我们做得其实还不够。从目前来看有这几个方面:第一,摩拜应该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把自行车的轨迹画出来的公司,有了这些轨迹和数据之后我们可以做非常多的事。

第二,这是一个关于物联网的项目。让每个自行车都能够跟连接,这已经是个比较大型的物联网的应用了。现在我们成功地让人跟物能够对上话,而且这个物是移动的,每天有几十万人次或者是更多的人每天在骑,它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非常多的数据信息,这些数据信息最后都可以有效地帮助这个城市。

这些就是我所说的,摩拜本身不是一个自行车租赁公司,而是个数据或者科技公司,这些数据所能够产生的价值和作用不仅针对业务,甚至包括城市规划、交通,对整个城市将来的发展都是有意义的。

问:前段时间有人质疑摩拜单车扣押用户押金,最后消息被辟谣了。可以透露下关于押金的这部分钱都是如何处理的吗?

王晓峰:我们有两个监管银行在管理这些钱。首先,我们自己手中有不少资金的,不至于动用户的押金。但是当时为什么收押金?因为我们需要对用户的行为有制约,如果用户做了不妥当的事情,可能会受到惩罚。在使用上,我们没有做任何的挪用,我们也不缺这个钱。目前我们融资的总额是第二到第二十名的总和的好几倍。

谈政府关系:少了对抗,比Uber要更为顺畅

腾讯科技:如何处理和政府之间的关系的?和之前在Uber的方式类似吗?

王晓峰:我们在进每一个城市之前都会跟当地政府做比较紧密的沟通。跟Uber不大一样的地方是非常多的地方政府在我们没进入之前就主动找来了。比如我们进北京就是北京市交委周主任邀请来的。

其实不仅是国内城市的代表团,国际上也很多,无论是北欧的还是美国的,还是其他国家的,这个办公室已经接待了好几十波人来访。很多时候跟Uber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大家希望请我们去或希望了解我们在做什么,中间没有对抗,更多是有诚意的合作。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进每个城市之后,和政府的关系从上往下都比较顺畅。

谈城市运营和出海:想的是三十年以后的事,而不是三天的光鲜

腾讯科技:现在进入每个城市的过程和节奏是什么样的?

王晓峰:我们有一个拓展团队会分析城市的各项指标,从而得出哪些城市比较适合我们,接着会有一个小的团队去做试运营。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了解了这个城市的用户行为习惯是什么样,接下来再分步骤地保证供应,激发需求。每个城市都是不一样的,要彻底了解这个城市,才能有针对性地看。我们不想做三天的光鲜,而是在想三年或是三十年之后的事,如果太着急,没做好计划,没考虑好所有的因素的话,就会出现问题。

腾讯科技:目前的摩拜单车在各个城市的运营规模多大?

王晓峰:目前我们在北上广深这四个城市的单车运营数量都分别超过了10万辆。我们珠海是上周末的时候建的。所以我们现在是建的第13个城市。如果没意外,年前应该还有第14个城市。

对我们来说,找50个或者100个城市,每个城市放五百辆车,还不如真正地进入到一个城市把当地的用户服务好,做成规模,看看到底摩拜的智能工厂单车是怎么样能为当地产生社会影响的。

所以,其实整个的城市扩展速度对我们来讲更多的是稳扎稳打的,一步步地朝着怎么样服务一个城市来操作。

腾讯科技:摩拜单车出海的意义在哪里?

王晓峰:其实我们一早就想着要出海。2015年2月份,我们还在天使轮的时候就花了三四十万买了Mobike.com的域名。这个域名排在当年全球域名交易金额前一百名。

为什么叫Mobike?Mo是mobile,bike就是自行车,我们希望这个自行车真正地移动起来,摆脱那个尾巴,摆脱那个桩的束缚。外国人理解Mobike要比他理解摩拜这两个中文字要容易多了。

所以,做这个决定的基础是基于我们相信无论是在上海、北京,还是巴黎、华盛顿,人们都有这个需求,只不过我需要时间去把这个产品和服务带回去满足这个需求。

腾讯科技:在这个阶段出海对于摩拜来说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王晓峰:有两个社会问题,一个是交通拥堵,一个是空气污染,其实大城市里面,无论是中国还是国外,或多或少的都会有这两个社会问题,有的轻有的重而已。所以这个产品对不同的城市都会有帮助作用,剩下的是我们怎么样花时间把这个产品带到其他国家和地区,这只是时间和能力的问题。

腾讯科技:你觉得摩拜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王晓峰:这是挺好的话题,我觉得它至少应该具备这样几个特点。

我希望它是一家在乎质量的公司,9000块钱的Mac,和2000块的普通笔记本,大家肯定希望用一个有质量的。第二,我希望它是一家有设计感的公司,因为生活中太多很平庸的东西,有设计感会让人心情更愉悦。第三,我们希望它是一家有创造精神的公司。第四,我希望它是一家技术和数据主导的公司。第五,我希望它是包含着员工责任感和社会责备感的公司。

我们正慢慢地不停强化这几点,这个可能是我们整个公司的DNA。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或微信号:821496803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7-06-01 10:19:00
云资讯 共享单车出海 摩拜选Azure ofo选阿里云
共享单车下半场或将演变成一场技术的竞争,作为出海战略的标配,云服务商的选择至关重要。5月31日,摩拜宣布微软成为其全球合作伙伴;阿里云方面称,也在助力ofo布局全球化 <详情>
2017-05-19 17:56:05
互联网 摩拜+依托大数据物联网融入生活圈 ofo开放平台故事怎么圆?
共享单车发展至今,国内已有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但在数十家企业中,目前只有摩拜单车建成了唯一一个完善、成熟的物联网系统,并将其应用于日常运营中。如今,摩拜单车已经 <详情>
2017-05-19 17:54:20
互联网 摩拜+开放平台:生活圈、大数据和物联网三大战略领先ofo
原本只是一种出行方式的摩拜单车,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已经逐渐转变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一种健康,低碳和环保的生活方式。 <详情>
2017-04-19 17:05:00
互联网 摩拜发布新款单车 比上一代车型省力30%
摩拜单车发布了新一代单车,已经全面入驻北上广深等全国50大城市。 <详情>
2017-04-18 18:27:38
互联网 摩拜红包车最高2000元 ofo免费活动形同鸡肋
4月14日,摩拜单车日订单量超过2000万,成为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出行服务。摩拜单车自2016年4月底在上海正式推出以来,仅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即实现了日订单量从0到2000万的高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