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15

4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金立手机的官网已无法打开,且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举行了金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根据有关报道,会议认定金立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负债达到近211亿元,金立将进入最后的破产程序。尽管金立方面还未对该消息做出回应,但金立破产已进入倒计时,而金立集团及其董事长刘立荣涉嫌转移资产,以及刘立荣涉及的赌博问责问题也将成为未来该事件发展的焦点。

负债超200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金立官网发现,不管是电脑端还是手机端,都无法打开页面。其实早在去年底,金立官网就出现过这种情况,但一天后又可以正常访问,手机产品却全部下架。

如今,京东和淘宝上都已经不见了金立的官方旗舰店,只有一些第三方经销商还在降价出售金立的产品。

金立已经走在破产的路上。据报道,金立的第一次全体债权人会议于近日召开,本次会议主要围绕着金立集团的财产管理方案、财产变价方案、选举债权人委员会三大议案进行讨论。

这三项决议中,财产管理方案主要针对的是,金立公司管理人如何对金立公司的资产进行管理;财产变价方案主要针对的是,金立公司管理人如何裁定金立公司资产的价值;关于选举债权人委员会的议案则是提议设立债权人委员会,保障全体债权人的利益。

去年12月10日,深圳中院公告称,接受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当月19日,指定深圳市正源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中天正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为金立管理人。

在最后的表决环节中,财产管理方案得到了192票同意票,占比为63.37%,得到通过;财产变价方案得到了195票同意票,占比为64.36%,得到通过;关于选举债权人委员会的议案得到了180票同意票,占比为59.41%,但由于这部分债权人的债券总金额只有50多亿元,占总负债的比重不超过50%,因此不被通过。

截至2019年3月21日,共通知了558家债权人申报债权,共372家进行了申报。申报人民币总额195.29亿元,申报2.34亿美元,申报总额339.6万港元。经管理人审查,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债权总额约为173.6亿元。

2018年11月28日,金立的第一次经营债权人会议披露,截至2018年8月31日金立的总负债为202.53亿元。从此次债权人申报的数据来看,金立负债达到近211亿元。

对于上述消息,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金立方面,截至发稿,对方未做出回复。

资金危机难解

2017年底,金立被曝陷入资金危机,去年初,刘立荣承认公司存在资金链问题,但仍持比较乐观的态度,并给出了偿还债务的方案。

按照他的计划,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刘立荣当时透露,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已经有进展,整体方案仍在谈判中,必要时可以放弃控制权。

此后,谁来接盘一直是外界揣测的话题。据悉,包括海信、TCL、传音甚至360在内的厂商都被传与金立洽谈过合作。但时至今日,金立依然没有融资和重组的迹象。

当时承诺不会跑路的刘立荣,更是失去了消息。如今,金立有价值的资产基本都被查封,刘立荣夫妇个人资产亦被冻结。

刘立荣曾经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近年约100亿元的投入对金立的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这也导致了金立近来资金链危机的出现。正如他所说,金立的营销费用很高,两年就花费了60多亿元,电视、视频网站、全国各大机场、分众LCD、城市框架和户外,金立的广告无处不在。

不过,在运营商财经网总编辑康钊看来,金立遇到资金链问题,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金立的产品总体看来支撑不了自身的价格,也没有给消费者精品化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过去几年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金立的产品价格上涨不少,性价比不足,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就降低了。尽管在运营商渠道和线下渠道有多年的布局,但仅作为一个辅助因素,渠道能力难以帮助金立站上市场的尖端。”

在资金危机曝光之前,金立一口气发布了8款全面屏手机,但这8款手机在市场上都没有掀起太大风浪。

清算还是重组

在康钊看来,金立未来无外乎两种结局,一种是破产重组,另一种是破产清算。他指出,破产重组与破产清算是两回事,破产重组是指当企业资不抵债时,管理层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法律允许由同一个企业的管理层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以金立来说,这种情况下,金立这个公司还可以存在,只是股东会发生改变。但恐怕还是没人愿意接盘,当这个股东。

“目前看来,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破产清算。金立负债200多亿元,资不抵债,能质押的质押,该冻结的被冻结,能卖到多少钱也不好说。刘立荣肯定不愿破产,但也无法阻止。破产清算在手机行业并不稀奇,当年我亲身经历过夏新手机的破产清算,夏新把土地厂房卖了,债权人大多拿到了一半的款,最后债务风波平息。”康钊坦言。

去年底,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得一份深圳中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深圳中院已在去年12月10日裁定,受理申请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被申请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

当时,金立方面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法院只是受理了破产清算申请,没有裁定是破产清算还是破产重组方向。但目前看来,金立能够破产重组的可能性却很小。

当然,这并不是供应商愿意看到的结果,一位金立供应商表示,如果让金立进入破产清算,收回货款的比例确实很小,从债权人角度来说,愿意给金立时间和机会让其重整。“金立有这么多的固定资产,如果进入破产清算,这些资产经过法院会大大贬值,所以,这是我们债权人不愿意看到的。”

还有债权人向媒体透露,他们支持金立破产重组,以避免金立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因为清算的清偿率往往低于重组。

至于刘立荣,去年他曾对媒体承认参与赌博,但否认了输掉100亿元的传闻。对于赌博输掉的数额,刘立荣表示有十几亿元,但否认从金立挪用60亿元公款的传闻。他说:“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此外,去年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高新区支行、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显示,兴业银行高新支行向法院请求强制包括刘立荣在内的被执行人偿付2.064亿元及利息等。此外,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已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相关公司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

在去年11月举办的金立经营债权人会议上,一些金立供应商曾提出自己类似的诉求:刘立荣参与赌博,并转移资产是犯法行为,应在程序启动前交待如何处理和进行追讨,必须给大家一个交待,否则责任人全身而退了,并称这是启动重组的前提。目前看来,刘立荣很难独善其身。

不过,无论最终结局如何,金立都很难再恢复当初的辉煌了。

相关阅读:

AT&T首席技术官:将在76个国家推白盒 并计划升级网络到400G  

华为授权消费者业务“军团作战”自主改革 到2023年实现年销售收入1500亿美元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9-04-04 14:54:57
互联网 华为授权消费者业务“军团作战”自主改革 到2023年实现年销售收入1500亿美元
华为日前授权消费者业务集团(CBG)“军团作战”、自主改革,在组织结构设计和薪酬体系的边界内放开,希望通过五年时间打造一支铁军。据披露,消费者业务的目标是到2023年 <详情>
2019-04-04 14:08:13
互联网 Altaba批准全面清算和解散计划并出售部分阿里持股
2016年雅虎(Yahoo)和威瑞森(Verizon)合并后遗留下来的投资公司Altaba寻求股东批准进行全面清算和解散。在获得股东批准进行清算和解散之前,该基金有意出售不超过其所持 <详情>
2019-04-03 19:42:32
互联网 从“量变”到“质变”,国产手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4月是柳絮纷飞的季节,也将是国产手机厂商发布新品的高峰期。尽管在2月的MWC2019上,国产手机厂商推出的5G手机和折叠屏手机赚足了眼球,但从已发布的手机新品看,国产手机 <详情>
2019-04-03 16:00:43
运营商 中国移动总裁李跃:“5G改变社会”已经深入人心
在日前举行的2019互联网岳麓峰会上,中国移动总裁李跃表示,在两年前的MWC上,自己提出的“5G改变社会”理念,已经成为众多媒体报道5G时都在采用的一个题目,说明“5G改变 <详情>
2019-04-03 15:45:00
互联网 互联网泡沫破灭,中国科技轻装上阵了吗?
另一个主要的在岸资金来源也在枯竭。但中国内地融资放缓并不意味着中国科技公司的终结。仍然有很多“干货”:去年年底,亚太地区投入但未使用的资金达到创纪录的3,170亿美元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