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人想进去,门内的人不想出来。

用这句话形容互联网行业“打工人”,似乎非常准确。根据10月28日泽平宏观发布的《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报告》,2019年求职人才最多的行业是IT|通信|电子|互联网行业;而2020年就业季,脉脉数据研究院最新的报告显示,IT互联网行业是应届毕业生最热门行业选择。

但在一批又一批“后备军”加入互联网行业之后,一群35岁左右的互联网“老兵”们,却用“中年危机”形容自己的职业生涯。

汪程(化名)今年即将满35岁,从事互联网行业12年,看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进入公司,他感受到了焦虑,“年轻人又能加班又能扛,薪资也不是特别高,公司肯定都愿意招年轻的新员工,性价比高。”

面对所在的团队基本上都为25岁的年轻人,汪程说起这句话有自嘲,但也并非没有意识到自身的价值。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不少互联网“老军”们开始兼职、培训和自媒体,寻找“新赛道”。

从事互联网人力资源培训的尚德机构旗下人力资源资深分析师李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面对“中年危机”,互联网人应该保持持续学习,不管是走管理路线还是专业路线。此外还可以通过写博客,写书,增加职业社交等,扩展自己的职业前景。

“中年危机”的互联网人

35岁,本是众多职场人士渐渐走向成熟的年龄,但对于互联网人来说,35岁似乎是职场生涯的分水岭,因为有太多年轻人想进入这一高薪的行业,尤其是互联网大企业。

脉脉数据研究院最新的报告显示,互联网企业人才吸引力取决于“未来预期+企业稳定性+工作时长+员工评价+通勤时长”这五个评估要素。

一位应届毕业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的目标是进入互联网大厂,因为互联网企业的薪资层次分明,在互联网大厂,即使刚刚毕业薪酬也上万元,而如果其他企业,则是7000-8000元甚至4000-5000元。

但这些年轻的“后备军”的“跃跃欲试”,难免让互联网“老人”们焦虑,尽管他们大多不过35岁上下。

2019年,58同城招聘研究院曾发布程序员行业大数据报告显示,46.88%的程序员年龄集中在21-25岁,25岁以下(包括25岁)的从业人员占比达62.84%,而41岁以上的从业人员占比只有1.99%。在工作年限方面,工作1-3年从业者占比最高,达到29.37%。工作10年以上的从业者占比最低,只有6.83%。

汪程就是罕有的工作超过10年的互联网程序员,尽管他目前已经逐渐过度到带领团队。

“我目前带领团队完成一些系统的业务,类似于OTO系统等。团队成员年龄大概在25岁左右,他们一般工作两、三年跳槽,有些甚至干一年就跳槽,公司流动率比较高。”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但汪程并没有这一打算,他指出一般工作四、五年以后,薪资变得比较平稳,涨幅不是特别大,所以说工作时间越久,跳槽反而不频繁。

和汪程相比,柳镇(化名)已经39岁了,可却是“半路出家”,3年前才跳槽到互联网行业当工程师,难免更焦虑。

“我们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0岁,我的工作职位处于一线,还没有工作经验,得跟刚毕业的年轻人竞争工作岗位。”柳镇在制造业呆了了十多年,之后转行到互联网做图像测试方面的工作。他所在的公司属于外包公司,客户有一个大型芯片项目,他负责其中一个模组ISP的性能测试。

他表示,要赚钱养家,工作机会又少,必须“熬下去”。“我觉得干一行不能轻易地放弃,目标是做到5-6年。”

而今年42岁的赵军(化名),曾“熬”得非常辛苦,是典型的“996上班族”,无法做到兼顾家庭与工作。但在35岁时,他辞掉国内工作,来到澳大利亚发展,一年能有20天的年假,“谈不上逃离,只是换一种生活方法”。

赵军在国内的最后一份工作,团队成员大概30岁出头。他对互联网人的“中年危机”感受更为深刻,认为所谓的中年危机,是因为互联网人工作了十几年后,待遇得到相应提高,但产出仍然和大学毕业时差不多,从公司效益的角度来讲,肯定是需要更廉价的劳动力。

“当前国内互联网行业仍然处于野蛮生长阶段,程序员行业非常火爆,供需比较失衡,中年危机不可避免。因为高校供应的互联网人太多了,年纪大了以后被淘汰这个问题难以完全缓解,我个人认为,最近一、二十年都不会有很好的改变。”赵军说。

根据麦可思发布的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2019届本科毕业生平均月收入为5440元,其中,计算机类、电子信息类、自动化类等本科专业毕业生薪资较高,2019届平均月收入分别为6858元、6145元、5899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盘点后发现,在最近10年,互联网行业一直保持在大学生就业排行榜薪酬的前五位,这也说明为何很多毕业生希望进入互联网行业,这一行业35岁“打工人”不断受到冲击的局面,近期很难改变。

上述人力资源资深分析师李强指出,互联网行业的工作节奏比较快,相较于其他行业危机感会显得更加明显。35岁这个年龄层次的人,更多是期望家庭与事业的平衡,不能在像刚毕业一样,可以把100%的精力放在工作上,而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公认比较烧脑的职业,如果35岁还在一线,的确会比较容易身心疲惫。

如何应对“中年危机”?

互联网人“中年危机”难以避免,要如何应对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后发现,出国、兼职、创业等,都是35岁左右互联网人的选择,另外一个重要的选项就是加深自己的不可替代性。

汪程认为,可以通过提升个人价值来缓解中年危机感,在工作中积累经验,平时多梳理和沉淀技术和业务知识点,“要提升在项目团队里的重要性,比如公司的某一块业务除了你,没有其他人能够比你更懂。”

赵军也持相同的观点,他表示,缓解中年危机要提升自身能力,与时俱进,同时提升能力要将学习与工作结合起来,“程序员不光是一种重复性的劳动,虽然很多情况下都是用现成的技术来解决新的问题,但肯定会查很多的资料,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深度了解与工作相关的内容。”

李强指出,互联网人应该保持持续学习,不管是走管理路线还是专业路线,在互联网领域不要脱离技术,互联网的技术更新迭代太快,几乎半年更新一次,如果脱离技术太远,可能很快被市场淘汰。

但赵军认为,不管如何学习,中年危机是客观存在的问题,因为不可能所有人年纪大了都能留在岗位上,肯定会慢慢转行,或者选择出国。他是一名嵌入式高级软件工程师,从事国际领先的火警系统开发,十几年间大概换过5份工作。他目前在澳大利亚工作,认为澳大利亚对互联网人年龄比较宽容,团队成员平均45岁左右,有的都55岁以上。

事实上,出国并非互联网人罕见的选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知乎论坛发现,一位32岁的程序员问了一个问题“程序员年龄增大后的职业出路是什么?”,其中一个热门的回答是去德国工作。后来答主表示,没想到这帖子居然很受欢迎,因此收到很多私信,询问关于如何来德工作和找工作的问题。

而在出国之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留意到,不少在一线城市互联网大厂打拼的互联网“老兵”,有时候会选择到其他一线或者二线城市工作,这些城市也有一些互联网招聘不限年龄,但常常要求有互联网头部企业的工作经历。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认为,一些城市的生存竞争压力更高,这时候不少互联网人会选择到其他城市去工作,比如一些深圳的互联网人有时候会选择来广州。如果一个城市可以增加“互联网+产业”的工作机会,加之提升医疗、教育的保障,就能吸引更多互联网的人才来工作。

此外,转行、创业或者兼职,也是互联网人正在思考的转型方向。比如赵军目前尝试做自媒体,给一些初学者和职场小白分享工作经验,“虽然并不算成功,但我觉得也是给大家一个参考”。

另外,赵军指出,资深程序员可以转入培训行业,给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在校大学生做一些业务培训。“让替下来的程序员在大学或职业学校里当老师,是非常理想的转行,有不少朋友反馈说现在大学里很多老师都是空对空的理论教学,缺乏实践经验,教出来的学生也不能直接上手。”

汪程也做自媒体3年了,完成工作任务后,利用空闲时间分享知识和经验,顺便赚点钱。他有比较清晰的职业规划,打算往更高层次的职位发展,不过也担心遭遇晋升瓶颈,因此会思考给自己“留后路”,“比如创业开公司,长期的职场生涯沉淀了不少技术和人脉,可以跟朋友合作,或者自己出去找一些项目,有资源会比较容易。”

李强还提出了其他的发展方向,比如互联网人可以写博客,写书,把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技能整理出来,有序的发表。这一方面可以扩充自己在该领域的影响力,也可以增加自己简历光环,为职业发展添砖加瓦。其次,他建议互联网人应增加职业社交。

此外,他指出,得益于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智能终端以及网络通信等技术的进步,为制造业、工业、金融、医疗、交通、零售、城市建设与管理、政府及事业单位等各行各业提供了突破性的新型科技产业形态,与此同时也增加了大量的新增岗位,而这些互联网老兵,恰好有这更多的实战经验与之匹配,更有可能获得更多转行的机会。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20-10-28 17:33:39
市场情报 用MAXHUB提升数字业务线上化,这家银行网点这样做信息化转型
就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银行业服务报告》数据来看,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全银行行业离柜率为89.77%。而今年受到疫情影响,预计业务线上化、离柜化的趋势会进一步加 <详情>
2020-10-28 11:59:25
大数据资讯 大数据赋能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协作的“双腿跑”
日前,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显示,2019年贵州数字经济增速达22.1%,连续5年排名全国第一。正是连续5年推动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深度融 <详情>
2020-10-26 14:55:08
大数据资讯 聚焦移动互联网营销赛道,热云数据获东证资本数千万C轮融资
专注于移动互联网营销技术的第三方大数据技术服务商热云数据近日宣布完成由东证资本领投,老股东跟投的数千万C轮融资。 <详情>
2020-09-25 10:44:36
区块链 挖掘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潜在价值冰山”
在成都,有一家专注区块链业务的公司——迅鳐科技。迅鳐成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本土创业公司,如今在区块链技术平台和应用体系建设方面走在了行业前列。 <详情>
2020-09-24 16:18:00
互联网 融合共创探索互联网生态,OPPO打造多终端、跨场景的智能化生活
目前,OPPO已经覆盖手机、IoT设备、软件平台和互联网服务等多元业务,为用户提供了包括个人娱乐、家庭家居、运动健康等多个场景的硬件产品和软件服务。正如OPPO创始人兼首 <详情>